山谷里的叮咚

等一个夏秋,愿世界将你们温柔以待

世界末日(下)

有东西自下而上,一下一下击打着地面,人们刚开始以为是地震了,人流不断从高高低低,大大小小的房屋中涌出,人群中开始有了哭喊。



渐渐的,震动的频率越来越高,力度也越来越大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。



平整的地面终于受不了这种冲击了,地面渐渐裂开了一道缝隙。就因为那一条细小的裂缝,一切开始土崩瓦解。



裂缝越来越大,人们的惊恐声也越来越大,沉睡的凶兽全面苏醒,狂吼从地底传出。 “嘣”巨大的响声过后,一个黑漆漆、臭熏熏、佝偻着背的巨大野兽像掀被一样,把地面掀开,人群中的尖叫,怒骂,抱怨,哭喊等声音也全面爆开。



它张着冒着黑气大嘴巴,一颗颗残缺不全的牙齿油腻腻地,粘着各种各样的垃圾,一双赤红的眼睛不断涌出粘稠地黑色液体,巨兽又吼了一声,这一声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:叫声嘶哑、绵长、音量由大渐小,尾音竟有些呜咽,绝望中带着怨恨,让每一个人的心狠狠地一颤。人们慢慢明白了些什么,向巨兽道歉地声音越来越多,同样直穿云霄,可野兽摇着它巨大的脑袋,似乎什么也不管不顾了,张开黑不见底的大口,囫囵吞枣着这个世界。



王俊凯在空中望着这一切,胃里酸水翻滚,桃花眼尾,泪珠子不受控制的滚出;王源不住地摇头,眼眶也红了。



“你盯好了野兽的脖子,把我们从世界各地找来的东西同时放进项链上的铃铛里,我帮你打掩护。”



“‘生生不息之水’‘苍翠森林里最大的树身上的一根枝桠’和‘地心中的灵晶’是吧。王源儿,保重好你自己,别又瞒着我受重伤了。”



“这哪只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王俊凯,不能失败,必须成功,这些可是我兄弟用命换来的。”



“嗯,好,可是这一次你不能再冒险了,换我来吧,你瞒着我做了这么多,这是作为你的惩罚。”



王源宠溺地笑了笑:“得,得,服了你了,叫你一声‘妈’可以不。” 刚调侃完这一句,巨兽粗大的尾巴便甩了过来,王源立马又飞低了一些,避开了攻击,马上进入了状态,直直往巨兽的脖子冲去,快要摸到项链时,王俊凯王源心里同时都在想:“不是吧,这么简单。”



这时巨兽向后仰了仰头,巨大的风流袭来,王俊凯王源渐渐开始抵抗不住,就在快要被风吹走的时候,巨兽一个甩头,把他们甩到了某处废墟。



忍着剧痛醒来,王俊凯在黑暗中点起了一颗星星盏,等看清王源后,轻轻晃着王源保护着他的身子,声音有些低哑地呼唤着化成人形的王源:“王源儿,王源儿……你别吓我……”



王源深吸了口气,睁开了双眼,明亮的眼睛看着王俊凯低着头,眼眶红了的样子:“傻子,你源哥命大着呢。”



王俊凯不出声了,默默地把王源扶起来,让星星盏从手心飞出四处晃了晃,惊喜渐渐涌上心头。



王源发现了王俊凯的异常,抬起头,看了一眼,怔住了——一个还算完整的超市。



小的时候他们都被问过同一个问题:“世界末日来临,他们会做什么?”



那时两人的答案竟不谋而合:“抢超市。”



王俊凯王源对视了一下,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。



王俊凯又从包里拿出一个星星盏,递给王源。欢乐又平静的时光短暂啊,,巨兽的尾巴再次袭来。



两人一起滑上事先准备的滑板,向破了一个大洞的墙滑去,谁知……



风在耳边呼啸,风中黑色的颗粒打在皮肤上生疼。那超市竟在高楼之上。



突然,有东西吊住了王俊凯的腰。王源疼得紧皱着眉头抱着王俊凯。



“哎,傻子,你这样伤口会裂的更开的。”



“那也不会让你掉下去。”



王源闭上了眼睛:“等了那么久,现在应该可以了吧。”再次化龙,一声清亮地龙啸冲破层层黑云,雨便如泼洒而出的水,清洗着这个世界。地上的水不一会儿便脏兮兮的:血,碎砖烂瓦,还有巨兽身上的污垢……混杂其中。



王源抱着王俊凯缓缓落地,王俊凯总觉得背上有一种温热又粘稠的感觉,一转身,王俊凯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停了。



虽然王源已经在拼命忍着了,可血还是不断地从王源嘴角溢出。“啪嗒”泪滴在地面上砸出一朵水花。



王俊凯跪在地上,双手颤抖着搭上王源瘦弱的背:“王源儿,你又瞒着我。”



王源想说些什么,但他现在连忍都忍不住了……



“咳咳咳”王源一边剧烈地咳嗽,一边干呕,大量的血从口中涌出,仿佛要把肺也咳出来的架势,咳到血丝布满了原本清澈的如星星一般的眼眸。



王俊凯咬着嘴唇,任由眼泪滑落,一声不吭地给王源顺着背。



待到揪人心的咳嗽声停止,王源擦了擦嘴角的血,像以前的在自己伤心时的王俊凯,用自己尚还干净的袖子擦了擦王俊凯的眼睛:“王俊凯,别哭。”



王俊凯抬起头:“那王源儿你别笑。”



王源收起嘴角的笑容,把腰上的绳子解开,把背上的扫帚扔给王俊凯:“我施了一点法力,让它可以飞一段距离,支撑到你飞到铃铛边,加油,女巫俊俊。我想休息一下,等着你回来。”



“你一定要在这儿好好待着,不许乱跑了。”



“嗯,你快走吧,妈妈。”等王俊凯一步三回头地渐渐离开了他的视野,王源整个躺到地上,蜷缩着身子,颤抖着,时不时咳嗽几声。



离开了王源,王俊凯才发现整个世界因为雨,起了大雾,可因为王源的力量,他在大雾中依然能辩清方向。



离得进了,他才发现了不大对劲的地方,巨兽如一个失了智的孩子,静静地如雕塑一般坐在天地间,眼睛不知是不是因为雾的关系,迷茫地望着天,用畸形的爪子接着雨水,也不在挣脱其他人对他的束缚。



王俊凯愣神片刻,便抓住这个好机会,靠近了巨兽的铃铛,三件灵物快靠近铃铛的时候,巨兽有所察觉,又开始摆动着身子,熟悉的风流再次袭来,如利刃一般,一刀一刀割在王俊凯身上。沾染了王俊凯和王源的血的衣服,如火红地披风挂在王俊凯身上。



风流和王俊凯如同名的磁铁,每当王俊凯靠近一点点,巨大的风流又迫使王俊凯倒退。随着伤口越来越多,王俊凯的身子有些摇摇晃晃的了,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。



“快撑不住了,真的就如一片火红的枫叶,要回归土壤了啊。”王俊凯开始胡思乱想。



“王俊凯,撑住,不许胡思乱想。”薄荷音传入耳朵,王俊凯打了个激灵,如梦醒的人看向王源。



王源搂住王俊凯的脖子:“你比我还傻,我还等着你呢,不要放弃,快到了,我帮你。”



终于,灵物贴上了铃铛,与铃铛渐渐融合,蓝绿色的光从铃铛中发散。随着光越来越强……



“不好……”王源拉过王俊凯转身就跑,可两个受了重伤的人能跑多远,不一会儿,冲击波袭来,撞上了两人。






天边出现了鱼肚白,太阳终于升起来了,活着的人都拥抱着身旁不认识的人喜极而泣。 那个巨兽身上的黑色逐渐消失,然后整个身体碎裂成点点莹白,四处飘散,然后渗入到地底,修补着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。在太阳整个升起的时候,这个世界又成了它原始的样子。



一颗莹白飘到了两个血淋淋,分辨不出谁是谁,却还紧紧贴在一起的身子上,摇动了一下,分成了两颗,融入了两人的身体。









…………









在夏秋森林深处,蓝绿湖旁。

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”一条龙笑得停也停不下来,一边笑,身子还扭出了各种奇形怪状。



胡萝卜地里愤愤地揪着胡萝卜叶的“猫”,咬牙切齿地说:“不许笑了,再笑我要生气了。”



小龙笑得更厉害了,捂着肚子,眼泪都笑出来了。



“王源儿,你不是从小就知道的嘛,这有什么好笑的?”



“不是,你这哈哈哈,样子,噗,太难得了。” 王源拼命憋住笑,然后摸了摸“小猫”的头,一边摸一边悄悄拉下了“小猫”的帽子,一对兔耳朵“嘣”地弹了出来。



“噗。”



“王源!”王俊凯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头。 王源死皮赖脸地缠了上来,用手摸了摸王俊凯的头,又捋了捋王俊凯的耳朵。王俊凯的一对耳朵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,在阳光下红得透明了。



用力拍掉王源作恶的双手,王俊凯放弃了,不再用手捂着头,继续有一下没一下地揪着可怜的胡萝卜叶子。



“俊俊,你说如果你老师和同学知道如此高冷的你是一只卧底在他们身边,观察巨兽的软萌兔兔,三观会不会嘻嘻嘻~”



“兔子就不能高冷了。”



“可你看看湖里你自己的样子嘛。”这还真是一只可爱的小兔子,脸胖嘟嘟的,耳朵不怎么长,但是宽宽的,毛茸茸的,眼睛像两颗净蓝色的雨花石,鼻子粉嫩嫩的,整体看上去就是一只圆滚滚的,萌化人心的坨坨。



“闭嘴。”王俊凯轻踹了王源一下。



“又要修炼个一百多年才能化人形了,不过王俊凯,那巨兽还把我俩给复活了。现在那次经历应该好好地刻在那些人包括他们子子孙孙的骨头、血肉里了,世界也恢复成它原本的样子,这真是奇迹中的奇迹。”



“嗯,奇迹总是会发生的,有时候你固执的坚持真是……”



王源看着王俊凯那么萌的一只兔子,还做出一本正经样,后面的话什么也没听见,一下子没忍住,把鼻子埋进毛毛里,蹭了蹭:“mua~,俊俊,你这个样子真的好可爱。”



“王源,你给我等着,你死定了。”



王俊凯王源就这样在森林深处,过着“平静”的生活,他们也不是追求名利的那种,而且如果真被人类发现了,指不定又要扯出一大堆麻烦事儿。人类呢,找了一段时间,发现怎么也找不到,只得作罢,但人间一直流传着关于他们的各种版本的传说。

世界末日(上)

墨黑的天空,中央的云朵宛如一个巨大的漩涡,狂风呼啸,黑色的颗粒漫天飞舞,令人的眼睛睁都睁不开。

在校外的下水道旁,王俊凯把手插进裤兜里,弯着腰,侧着头。他总觉得他听到了有一头巨大的野兽隔着那一块块石板低吼。

“世界末日就要来了。”王源单膝跪地,皱着眉头,死死盯着盖板上的缝隙,过了一会儿,手上便捧着一团黑漆漆的东西。

王俊凯抬起头,看着王源手里捧着的东西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,那黑乎乎的东西像狗,却又不是狗:尾巴向上弯曲,呈螺旋形,且五官,耳朵一概没有。王俊凯想摸摸那还散发着黑气的怪物,却什么都没摸到,难以置信地又抓了抓,只抓到了一些黑色颗粒。

“世界末日的征兆,你看,越来越多了。”王俊凯早已双目大睁,朝着王源头瞥的方向望去:大的、小的“狗”,接二连三地从缝隙中蹦出来。

“所以我刚才听到的野兽低吼是真的?”

“是,你快去准备一下吧,7:15必须出来,我带你……走。”说完便化作一条龙盘旋而上。

王俊凯忍不住笑了笑那小傻瓜,走又能走到哪里去,突然脑子里一条东西一闪而过:“呀,校门!”

  那道校门离这儿是最近的,但校门上有碎玻璃,校门里还有限人通行的栏杆,他可翻不过去,可如果往另一扇门……王俊凯看了看表,不行,太远了,以他最快的速度跑过去,时间好像都不够。

“不管了,试试。”没想到,明明已经过了门禁时间,轻轻一拉,门就开了,应该是王源留的门。

跑过飞沙走石的操场,翻过了两道铁门,腿被今天惊人的消息吓的有些抖了,没有往常翻得利索,然后以三级台阶为一步的速度奔向教室。

教室门口的过道上,几个女生拿着手机:“你看王俊凯他弹着吉他唱歌的时候多帅,他为什么不去音乐系,偏要来现在这个系受罪。”

“对呀对呀,他那颜值都可以当明星了。”

王俊凯瞟了一眼自己在五颜六色的舞台上的照片,嘴角往上勾了勾,然后快步走进教室。

看着还在教室拿着教辅翻看的老师,王俊凯鼻子竟有点儿发酸,一边在座位上收东西,一边说:“老师,我就要走了,有点舍不得。”

“诺,拿着今天的作业,必须要做完。还有,你脑子有病吧,要去看医生。”

王俊凯嘴角抽了抽接过了那本试卷,想做那也做不了了啊,突然想起来那几个女生的话,他现在也算是告别学校了,什么都不知道好像有点儿说不过去:“老师,这个学校有哪几个系?”

老师没回答了,深觉王俊凯病的不轻。当王俊凯背着书包走到门口,对着老师说了声:“老师再见。”老师仍没理他。

跑到宿舍,拿了有可能需要的东西,才跑上了天台,看了看表,时间刚刚好,王源也正好穿过了电闪雷鸣来到了他的身旁。

地面开始有一丝震颤了,坐上龙身之前,王俊凯回头看了看学校,声音细小:“一个人都不告诉吗?”

“王俊凯,告诉他们,他们会恐慌,我刚才绕着这个世界飞了一圈了,避无可避。而且能打败它,那简直是一个奇迹,我们都不确定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,能活一分钟算一分钟吧。”随后腾空而起,绕着学校飞了两圈,算是默哀了。

王俊凯一下一下顺着王源像翡翠一样的龙鳞,这个倔强的人呀,从来不肯放弃一丝希望,就算前方有多大的困境,都要搏上一搏,不然他们也可以给自己撒上点梦散,做着美梦静静等死就行了。不过作为有法力的人,拼死奋斗一下也好,至少人生不会留下遗憾了。

但王俊凯还是叹了口气,俯下身,轻轻地在龙头上印下了一个吻:“王源儿,末日来得好快呀,多想陪你的时间能再长一些。”

王源抿了抿嘴:“我也想。”

愿望

        圣诞节当天,我鬼使神差般打开了好长一段时间如摆设一样的微博。
        热搜榜第一是微博小舞台,有些疑惑微博这是在搞什么,圣诞节的小舞台是表演些什么,便点了进去。
        大致就是舞台上会有大家期待已久的同框出现,一共有20个节目。
        同框吗?我脑海中一下就想起了凯源。我们等了几年的合唱,会有吗?我觉得不大可能,可还是带着憧憬,盯着手机。
        已经是倒数第三个节目了,我眼睛有些酸涩,有些不抱希望了,觉得自己有些傻,这个结果是必然的,却还是有些失望。
        正准备关机睡觉,雪人的前奏响起,一个人弹着吉他,一个人弹着钢琴,我顿时鼻子一酸,眼眶渐渐湿润了。
       几年都没有的合唱,几年都没有的《雪人》,几年都没有的W&W,在这个圣诞实现了。
       凯源到得了,蟹圆等得到!

岛震了!!!!!!
哇,那两个少年是谁,唱歌好好听!
是凯源啊。
嘤,时隔多年的《雪人》,终于……
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(这里省略921118个)
原地爆炸!

源哥带你飞

“王俊凯,你等我一下,我去换一下鞋。”


“不用了,其实你像这样挺好的。”


“啊?”


王俊凯从单车上下来:“你拉着我单车后面,抓紧哦,然后稍微弯下点腰。对,就这样。”王俊凯满意地点了点头,又跨上单车。


“你这是闹哪样——”王源溜冰鞋上的小轱辘,随着单车的前行也渐渐滚动起来。


“喔,好爽啊——”


第二天。


王源兴致勃推着王俊凯进到车库:“来来来,王俊凯,你把溜冰鞋先穿上,等我一下啊。”说完就跑了出去,留下王俊凯一个人对着王源的背影喊到:“王源儿,你这是什么鬼?”


王俊凯换好鞋后,滑到车库门前,远远地便看见王源骑着单车驶来,心想:“王源这是对昨天那玩法上瘾了啊。”


果然王源松开了一只握着车柄的手,使劲朝王俊凯挥了挥:“走,源哥带你飞!”

柜子梗

今日王源兴致一高,躲进了衣柜的柜子里。王俊凯早就看见一个身影“嗖”地跑进了公司的更衣室,想都不用想,肯定又躲柜子里去了。



王源在柜子里静静地待了一会儿,可是并没有人来找他,他又拿耳朵贴着柜门,连脚步声都没有。



柜子里那么安静,不如玩《阴阳师》!于是王源依照心中所想,玩起了《阴阳师》……



王俊凯来到更衣室门口,捂着嘴偷笑了两下,然后放轻脚步来到衣柜前,打开了顶层的柜门,本想逗一逗王源,结果看见王源脸上幽幽的手机光,立马抢回王源的手机。



被抢了手机的王源低头看着王俊凯:“王俊凯,我的手机T_T。”


“王源儿,你不知道柜子里很黑吗,你不要眼睛啦?”



“大哥,我错了。”



王俊凯勾勾眉:“下次在犯呢?”



王源面露纠结地神情,半晌:“自动上交手机。”



“哎,这才对头,下来吧,我接的你。”



王源一兴奋,“砰”!立马捂住了头,眼泪都差点出来了。



王俊凯看到之后心疼得不行:“傻子,小心点儿啊!”



王源缓了一下之后,小心翼翼地从柜子里挪出来,王俊凯立马接住他,然后扒开王源的头发,在王源刚与柜子顶亲密接触的地方吹了吹。



“傻子,还疼吗。”



“嘻嘻,有大哥的吹吹,不疼了,不疼了。”

能和大家一起喜欢凯源,一起投票,真的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!

这一次的投票,我在!